小说仓库 > 游戏竞技 > 左道江湖 > 60.天狼冲阙--为壶中日月,袖里乾坤。兄弟加更【11/25】

60.天狼冲阙--为壶中日月,袖里乾坤。兄弟加更【11/25】(1 / 2)

小说仓库www.xiaoshuock.com提供左道江湖最新章节

“两年?”

开封城中,高兴眼中精光一闪,他摩挲着下巴,几息之后,他站起身来,说:

“本座也与天地沟通,知晓神风即将消散,但两年的时间,坦白说,本座不太信。不过本座也欲杀任豪,既然红尘君亦有此想法...

那就先合作一次吧!

待任豪死后,咱们双方,再说其他,可好?”

红尘君歪了歪脑袋,看着眼前高兴,他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眼前这俗世武者,一身朔雪寒气,倒是练的不错...

已有当年朔雪君一分气势了。

红尘君眼神收回,再次抬头看向头顶星海,他说:

“好!”

高兴见他动作诡异,便问道:

“红尘君,是在看星相?这星相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“不是不对。”

红尘君这一次的语气,有了变化,似是带上了一丝疑惑与不解。

他看着头顶星空,轻声说:

“是变了。

已完全不是同一片星空。

就好似,这天地,已被换到了另一方星海中...只是千年罢了,变化,为何会如此大?”

高兴虽也是五仙观当代主持,但他并不通晓星相。这很正常,每个人精力有限,虽有繁杂传承,也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学全了。

因此对于红尘君所说变化,高兴倒是没什么感觉。

他走到屋子另一边,自这宅邸向外看去。

开封城中,此时并不平静。

刚刚入城的北朝精卒,正在平靖整个城中,虽有五行门赤云长老扮做郑州将军,与北朝大军交接防务,还有一众“投降派”将校帮着维持。

但本地驻军,并非所有人,都愿意投降北朝。

有些死忠的军卒,便在城中闹起来,但这一次交接早就谋划完毕。

北朝如开封城中有步卒两万,精骑八千,后方还有自山西调集过来的后援军五万。

面对这股庞大的力量,这一带的反抗军,根本翻不起丝毫浪花。

“洛阳虽惜败,但张楚小儿的谋划却已成真。”

高兴心中意得志满。

当初张楚建议他突袭洛阳,便只是为了吸引南朝注意力的靶子,北朝真正的突破点,是在这郑州开封一线。

此处既已落入北朝手中,通往中原淮南腹地的道路,便就畅通无阻。

以六七万人的军力,再搭配自己那千里冰封的破城手段,高兴有把握,能在三月之内,攻到长江边上。

到那时,不管是隔江与南朝对峙,还是回身配合齐鲁驻军,吞掉整个齐鲁,又或者是南下攻略潇湘,战争的主动权,就都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高兴也是老于战阵之人。

他对于天下大势,尽在胸中有考量。

他也很清楚的知道,仅仅依靠六七万人,想要攻灭南朝,是不可能的。

这支军团的极限,就是占住中原和淮南重地,以鲸吞蚕食的手段,让北朝占据更多优势,再修养三五年,稳固优势。

等到东瀛倭人从后方袭击,两相配合,才有可能攻灭南朝。

一想到这里,高兴就有些恨得牙痒痒。

“那桐棠巫女,真是叫人心中生恨,明明只要她肯援助,三年之内,就能灭了南朝,五年之内,天下可定。

却偏偏为了张莫邪,死守在云贵,一步不动...

女人,都是一群疯子!

犯花痴的女人,更是无可救药!”

“咦!”

就在高兴谋略天下大势之时,突然听到背后红尘君发出一声惊讶的感叹。

国师回头看去,就见一道赤红之光划过夜空点点,如一道普通流星从天空勺柄处一闪而过,更有诡异弧光伴随。

就像是张弓射箭,眨眼便过。

它如一把刀划过的划痕,长长尾焰,似要将繁星点点,一分为二。

在那暗红光束之后,还有奇异白光,将整个星夜照的犹如白昼。

但也是一瞬就去,复尔重归黑夜,群星点点,好似刚才那一幕,只是一场梦罢了。

但在这官邸四周,传来阵阵惊呼。

显然,不只是高兴和红尘君,看到了那一闪而逝的暗红弧光。

这奇特星象,只持续了不到十息,却让位高权重的高兴手脚冰凉。

哪怕高兴对于星相并不精通,他也知这奇特星相必隐含不妙信息。

最少他知道,任何星点,划过北斗星宫,都是不祥之兆。

“天狼冲阙...”

红尘君显然是个星相大师。

在高兴手指都在颤抖的时刻,他已清晰说出这星相的名称,面具之下,那双眼睛有无尽弧光闪动,他回头看了一眼高兴,眼中意味深长。

“国师大人。”

红尘君的声音越发轻柔,这一刻好似非人间之人,他轻声问到:

“你可知,这天狼冲阙的星相,上一次呈现,是在什么时候?”

高兴抿了抿嘴,没有回答。

他难以辨别眼前这星相,但他知道“天狼冲阙”这四个字。五仙观传承千年,在那先祖手札翻开的第一页,第一句。

便是:

“天狼冲阙,太白经天,星轮倒转,末法将至...”

“呵呵”

在高兴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之时,红尘君却发出低沉笑声,他继续看向头顶星海,似是喃喃自语的说:

“才睁眼看,这方天地,倒是真有意思。”

---------------

开封城外,夜色之中。

张楚正在送别杨北寒,这位七绝长老,受伤太重,须得回返西域总坛治伤。

他又不愿接受万毒门的毒医手段,这一回去,怕就要有几年时间无法再见了,忧无命陪着他,要护送他回去西域。

顺便帮张楚带封信,去圣火山,圣火教总坛。

“北寒叔,你莫要多想,此回西域去,好生养伤。”

张楚背着双手,对坐在马车里,气息虚弱,面露苦色的杨北寒说:

“洛阳之争,虽功败垂成,但最少中原地区,局势已经打开,这趟五宗联合,倒也有些成果。

正派虽宣扬大胜,但实则你我都知道,这一次,是咱们赢下一局。

事实证明,我选的这条路,走得通。”

“啊,老头我只是气恼自己。”

杨北寒盘坐在马车里,已经用了药,看似再无大碍,但实则伤势很严重,那心窍破损,哪怕对于万毒老人,药王这种人而言,都是非常棘手的伤势。

他也不如之前那么活跃,气息委顿。

他抓着下巴的鼠须,对张楚说:

“若不是老头我失手被擒,门主的谋划,便已完成大半。此番丢了圣火圣女,阳桃掌教那边,怕是很难交代了。

这都是老头无能,犯下的错。

唉,当真是老了,竟被人一剑伤成这样。”

杨北寒摸了摸心口,这短短几日,他就像是老了好几岁一样,尖嘴猴腮的脸上,都有了皱纹,连眼神都浑浊了一些。

“北寒叔莫要这么看轻自己。”

张楚倒是毫不在意。

他异色瞳孔中,也无丝毫别扭或者愤怒之色,整个人平和的不可思议。

最新小说: 丑妃的种田之旅 治愈系小甜妻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凝脂“狐狸精”在种田 兄弟,想你了 穿书后女配帅炸天 云神图 穿成反派后和男二成亲了 陪玩泥石流 往前穿越一秒钟